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修车先砸车”?保险巨头陷欺诈丑闻,董事长引咎辞职

时间:02-21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21

“修车先砸车”?保险巨头陷欺诈丑闻,董事长引咎辞职

保观 | 聚焦保险创新由于近期公众号推送机制改变,欢迎您在公众号首页点击右上【···】,将保观设为“星标”,及时跟踪行业最新资讯保险欺诈通常是被业内人员看做稀松平常的存在,而今引来巨大祸端。据日本共同社近日报道,日本第二大财险公司Sompo Holdings Inc.首席执行官樱田健吾表示,将于3月底辞职,为卷入二手车经销商Bigmotor的保险欺诈丑闻担责。此次丑闻发生在2023年7月,当时日本最大的二手车销售方Bigmotor被爆料故意损坏部分客户的车辆、收取过高的维修费用、骗取保险公司的理赔,而深陷欺诈丑闻。时至今日,此次事件已经过去6个月了,仍未平息,反而愈演愈烈,甚至将日本第二大财险集团的董事长兼CEO拉下马,可见事态严重。梳理来看,Sompo Holdings董事长兼CEO此次辞职的原因在于:旗下财产险子公司日本财险保险公司(Sompo Japan)早在Bigmotor欺诈事件暴露出来就已经知晓,但对监管隐瞒,仍然恢复与Bigmotor的业务合作,此为第一层原因。在事件败露、日本金融厅介入调查后,母公司Sompo Holdings不作为,不配合收集相关信息、追责,导致监管处罚范围进一步扩大。“修车先砸车”?Bigmotor丑闻事件始末Bigmotor欺诈丑闻始于2023年7月,当时日本最大的二手车平台Bigmotor员工被爆故意损坏一些客户的车辆,收取过高的维修费并骗取保险理赔。根据外部律师编制的报告,Bigmotor员工会用袜子包裹高尔夫球敲打车辆、用螺丝刀划伤车身或故意打破车头灯罩,意在向险企提出高额索赔。来源:The Japan Times截止报告公布时,Bigmotor诈欺发生至少5年,据7月18日的报告,自(2022年)11月以来向保险公司提交的8,427起索赔中,已发现1,275起不当维修案例,占15.1%,涉及金额4,995万日元。Bigmotor表示,其中177起案件的662万日元保险金已被退还。在接受调查的382名员工中,近30%的人承认维修工作中存在不正当手段。近60%的受访者表示,他们遵循的是主管的指示。消息一出,石破天惊,震荡日本整个财险业。受此事件影响,Bigmotor总裁兼创始人金重博之(Hiroyuki Kaneshige)已于7月26日辞职,其儿子、35岁的副总裁Koichi Kaneshige也将卸任。此外,社长金重博之还将退还一年内的全部薪酬。其他高管将返还三个月薪酬的10%至50%。此外,Bigmotor也因为丑闻,导致利润大幅下降和失去信任,多个维修店关闭并受到监管机构调查。8月1日,日本金融厅(FSA)命令Bigmotor Co.和七家财险保险公司根据保险业法就Bigmotor的欺诈性汽车保险索赔提交报告。涉及的7家公司分别为东京海上日动火灾保险公司(Tokio Marine & Nichido Fire)、日本财产保险公司(Sompo Japan Insurance)、三井住友保险公司(Mitsui Sumitomo Insurance)、相井日生同和保险公司(Aioi Nissay Dowa Insurance),以及共荣火灾海上保险公司(Kyoei Fire and Marine Insurance)等3家中型保险公司。此外,日本金融厅还将调查Bigmotor作为保险代理人的业务,审查Bigmotor与七家保险公司的关系。Bigmotor网站局面何以至此?Bigmotor超额业绩指标、保险公司共谋为罪魁祸首Bigmotor骗保事件发展到今天的局面,背后的因素不可小觑,除了有该公司自身对业绩的要求外,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离不开保险公司的共谋。自诩为日本最大的二手车买卖平台,Bigmotor成立于1976年,主打买卖、维修、车险一条龙服务,全日本超过300间店铺,集团营业额超过7千亿日元。但同时,Bigmotor在谋发展上的压力自然也不小。据悉,Bigmotor要求其维修店从每辆车的服务费和零部件中获得约14万日元的利润,合1,004美元。如果商店未能实现这一目标,经理就会在会议上受到高层领导的训斥,也有一些经理在没有明确原因的情况下被降职。业绩指标一层一层传递下来,最终落到每位员工的头上,他们也被授意对维修车辆进行破坏,从而赚取更高利润。不合理的业绩指标尚可以解释得通,背后体现的是一个公司在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中,谋求进步的雄心,而也许,Bigmotor欺诈问题的核心在于公司本身。据悉,尽管估值接近十亿美元,Bigmotor仍然是一家由创始人儿子经营的家族企业,以裙带关系和继任安排为支撑。在日常运营过程中,Bigmotor首席执行官的标准非常极端,员工可能会因为办公桌不干净或在外面发现烟头而被解雇,这一点造成了Bigmotor高度紧张的工作环境。更有甚者,Bigmotor会利用顾客的个人信息冒充顾客,取消竞争对手商店的预约,完全无视道德和用户的个人隐私。在这起事件中,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保险公司的角色。按常理来讲,修车公司骗保,保险公司是最大的受害方,而且,按照一般程序来看,保险公司的理赔员在修车之前,通常会对车辆进行定损,并决定理赔额度,故意损坏车辆的操作空间相对较小。但在Bigmotor事件中,保险公司却变成了共谋。Bigmotor和日本财险公司已经形成了一种深度合作的关系。自2011年以来,日本财产保险公司共有37名员工被借调给Bigmotor,Mitsui Sumitomo和Tokio Marine & Nichido Fire 的几名员工也被发现借调到Bigmotor,作为交换,这些公司可以承保二手车客户的责任保单。Sompo Holdings董事长兼CEO下台,骗保余波为何延续至今Bigmotor的欺诈事件涉及多家日本财险公司,为何独独Sompo Holdings的董事长兼CEO被波及下台?在欺诈丑闻发生后,大型保险公司停止了与Bigmotor的业务。10月份,媒体报道,三井住友保险决定于11月底终止与Bigmotor的代理合同。日本财产保险公司的特殊之处在于,2022年,该公司就收到了Bigmotor门店可疑活动的报告,但未能采取适当行动,且并没有向日本金融厅报告这一欺诈行为。在2022年7月的董事会会议上,日本财产保险公司讨论是否恢复与 Bigmotor的交易,日本财产保险公司总裁白川义一(Giichi Shirakawa)力促重建与Bigmotor交易。且据日本金融厅,日本财产保险公司简化了保险索赔的筛选流程。这也是为什么,在欺诈败露后的2023年9月,日本财产保险公司总裁白川义一就表示要辞去职务的原因。9月8日,Sompo Japan Insurance总裁白川义一在东京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辞职 来源:Nikkei Asia日本财产保险公司的另外一个特殊之处在于,与其他保险公司相比,日本财产保险公司与Bigmotor的联系更为紧密。此前,日本财产保险公司曾是这家二手车销售平台的第二大股东,也有信源说是第一大股东。从保费上来看,Bigmotor及其子公司在2022年促成的保险费约为200亿日元,其中Sompo Japan的份额约为120亿日元,合60.5%,在7家保险公司中占有最大份额。从日本财产保险公司的保费明细来看,2022财年车险保费约为97亿日元,强制车险保费约为20亿日元。也就是说,在一定程度上,日本财产保险公司已经严重依赖于Bigmotor渠道促成保费。从现在的局势来看,日本财产保险公司总裁下台完全不够,其母公司Sompo Holdings的董事长兼CEO也被迫下台,背后的原因则更多与不作为有关。据悉,在丑闻发生后,作为日本财产保险的母公司,Sompo Holdings完全没有承担起责任,与日本财产保险妥善追究此事、收集信息,表现出领导失败和风险管理薄弱。为此,Sompo Holdings董事长兼CEO樱田健吾被牵连辞职,完全退出Sompo Holdings,并离开日本财产保险公司董事会。这之后,日本金融厅发布了针对Sompo Holdings以及日本财产保险公司的业务改进令的一部分,督促两方澄清责任所在,并采取有效措施预防此类风险。总结:此次保险欺诈事件,日本财产险公司为了业绩考虑,故意忽略已经发现的欺诈,且仍然保持与Bigmotor的业务合作,最终落得名声败露、领导层下台的局面,甚至连累母公司的董事长兼CEO也下台,可以说是自食其果。但从行业角度来看,此次事件反而可能是件好事,事件的发酵引起监管出手,最终一个行业头部集团的董事长兼CEO引咎辞职,而分公司的CEO更不在话下,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对行业的警醒。一直以来,对于保险业内的诸多乱象,如虚假增员、套取奖金、骗保、欺诈事件等等,从业人员的反应往往是太正常了。说实话,我们是很讨厌这种反应的,保险业内的这些乱象,不恰恰是因为这些人的麻木和熟视无睹,而变本加厉吗?Sompo Holdings卷入欺诈的事件就此落下帷幕,这背后也反映出保险公司为了保费等业绩指标,无所不用其极的现状。放在国内,这种事情必然也有,只是波及面没那么广,影响没那么大,还远远没有达到“出圈”的程度。从一个行业观察者的角度而言,我们希望的是保险健康发展,让行业杜绝此类负面事件,让从业人员杜绝针对负面事件的麻木情绪,从而还保险业一个春和景明。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